无所畏惧

感觉自己消失了好久……写个小段子,话说双白凤狐也是可以吃的(不,你是坚定信白党)

李白:“韩信啊,我可能要出凤凰皮肤了……”
韩信:“嗯哼,我知道啊,怎么了?”
李白:“他们都说龙狐官配呢,但龙凤感觉也很微妙啊,这两个你喜欢哪个?”
韩信:“怎么感觉你在吃自己的醋?”
李白:“哪有…我就随便问问…好歹回答一下~”
韩信:“既然你都这么真诚地发问了,那我想想~”
李白:“这么个小问题你还要想?!快点说~”
韩信:“诶诶,好吧,那我说了,我喜欢信白。”
李白: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韩信:“是你问的,也是你要我答的,怎么就脸红了?不过好可爱,来,让我亲一个╭(╯3╰)╮”
李白: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……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前言:一不小心就半夜了,本来说好白天发的……


【情侣档的胜利 第五天】

两人分离的一周终于到最后一天了,韩信现在有点小激动…假装听着课,头却从来没抬过。

李白:你今天是回学校还是回家?(韩信是本地生)
韩信:当然是回学校啊,不亲眼看到你,我不放心……
李白:我现在动一动就觉得累,可能不能去门口接你了
韩信:你乖乖呆在宿舍就好,刘备说因为关羽惹的祸,所以他送了一瓶跌打药给我,让我这几天帮你涂一下
李白:怎么跌打药都有随身带的?
韩信:……可能有大小姐的原因吧
李白:……秒懂

坚挺到放学,虞姬和高渐离送项羽荆轲去车站。高渐离看了一圈没看到韩信的影子:“韩信人呢?”
荆轲一脸不在意:“一下课就蹿出去啦~只是速度太快,你没看见罢了。”
虞姬想了想:“不对啊。你们本地生周五都回家的吧,这里的车是最方便的,但都要半小时一辆,没道理看不到韩信啊?”
荆轲一脸你们还是太年轻了的表情:“他和李白在一起以后,周末基本没回过家。”
高渐离一脸惊讶:“韩信父母不会说什么吗?”
项羽也是知情者,就帮着解释:“他爸妈知道两人在一起的事,就让韩信在周末的时候带李白一起回家,但是韩信拒绝了,说要过两人世界……”
“韩信爸妈居然知道他们在交往?!”轮到虞姬一脸惊讶。
“嗯哼,他们两家是世交,还是邻居呢,据说两人中学就在一起了。不过后来因为李白爸妈工作的原因,一家人移民去国外了,但李白不想和韩信分开太久,就自己一个人回来。现在李白就是住韩信家的。”
荆轲回想到以前为了加深大家之间的了解,每人说着自己可见光的秘密,韩信和李白两人像是说段子似的,一唱一搭的场景。
高渐离和虞姬也不说话了。有什么能比见过家长不说,家长还已经同意的更能闪瞎人双眼的事。也怪不得两人能进行肆无忌惮的秀恩爱相处模式。

韩信也像项羽荆轲所说的,早早得坐上回学校的公交。不过路程太漫长,韩信还是忍不住给李白打了个电话。
“喂?”
听着对面李白的声音,韩信感慨万千,好久没抱着李白了……
“喂?韩信?怎么不说话?”接了电话,韩信却一直不给反应,李白也是无奈。
韩信笑笑,立刻回答说:“我在回学校的路上了,有什么想吃的么?如果街上还有,我可以帮你带。”
“吃的?嗯……我突然想吃年糕了。”
“行,在宿舍等我。”
“嗯嗯。”

当韩信拎着热腾腾的年糕回来的时候,李白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。韩信无奈的笑笑,把年糕放在桌子上后,坐到李白床边。李白感觉到韩信的气息,整个人慢慢往床边靠。
看着李白无意识的动作,韩信干脆脱掉外套,躺靠在李白床头,再轻轻把李白捞到自己怀里。李白却又自己向下挪了挪,双手怀着韩信的腰,头轻轻蹭着他的胸口,耳朵也正好能听见韩信的心跳声。这时两人嘴边都不知不觉扬起好看的幅度。

等睡饱醒来,年糕已经冷了,李白也不在意,和韩信一人一口分着吃完。

随后韩信让李白趴在床上,打算看看他的伤,顺便按摩一下。脱掉校服衬衣后,李白精瘦的白皙背脊上,有些几处明显的青黑色淤青。韩信心疼不已:“上次真不应该就那么简单的放过他们,好歹要再虐几局。”
李白回头笑笑:“安啦,过几天就会好的。手机给我玩会儿游戏,你手指摸得我好痒,我得分下心才行。”
韩信把手机递给李白后,继续帮李白按摩着后背,李白则选择在游戏里面浪。看他玩的兴起都不理自己,韩信坏心一起,低头轻轻舔舐李白的后颈。
李白双手因此一抖,操作失误,差点让大好局势被对面逆风翻盘。但也没办法,被韩信这么一舔,李白已经双手无力了。
队友看出李白后期不在状态,都纷纷抱怨,不等李白回复,韩信一把拿过手机,发了一句:你们厉害你们上,之后,直接退出游戏,将手机扔一边,继续吻上李白的背。
李白无力地将头埋在枕头里,随着韩信不停地向下吻去,李白抑制不住,呻吟出声:“唔…嗯…韩,韩信……不要这样…唔……”
韩信根本没停下的打算:“没关系,反正还没洗澡……”说罢继续舔吻着李白的背,特别是在那几个淤青处。
背上传来又痛又麻的感觉,更让李白没了反抗的力气。这也让韩信更加为所欲为,像是要弥补这几天没在一起的时间,韩信发了狠得要了李白好几次。
看着李白的的睡颜,韩信轻轻吻了吻他发红的眼角。轻柔地抱起他去清洗,再轻柔地帮他涂药。
做完这一切,韩信也觉得有些累了。当抱着李白入睡时,韩信心想:果然还是抱在怀里有充实感啊,有老婆真好~

前言:舞蹈什么的看b站想到的,《YOUNG》王者荣耀mmd是信白和扁鹊的,因为剧情,我改了人物


【双方有事,不在身边 第三天】

作为王者学院为数不多的漂亮女生,花木兰和露娜自然就担任了交换生的导游团。带领三位交换生参观学院,并生动有趣地介绍着学院社团的活动。

今天是周三,正好是社团活动时间。

“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学校的公关部吧,今天有他们的社团活动哦,你们可以去看看,很有趣~”花木兰说起这个社团的时候,异常兴奋,而一边的露娜也是掩嘴笑了起来。
周瑜提出了自己的疑惑:“社团?公关部这个名字我是听小乔说起过,我以为是学生会哪个部门呢……”
“是社团哦,是一个舞蹈社,社长是雅典娜,她也是我们学院学生会外联部部长,就随意给这个社团取了这个名字。”露娜解释说。
扁鹊对这个社团显然也是一知半解:“你们也在这个社团里?”
花木兰理所当然地点点头:“和你们换的那个女生荆轲也是这个社的。”
露娜突然眼神微妙,嘴角带着坏笑说:“你们知道我们社团三大舞姬是谁吗?”
“…你们两个和那个荆轲?”扁鹊说完,直觉这个答案可能太蠢…
周瑜倒是真心这么想:“我也这么觉得……”
花木兰和露娜无奈地扶额叹息,这么没幽默感,扁鹊就算了,周瑜怎么追到小乔的?
蔡文姬白了一眼两个校友,真是丢人了:“三大舞姬,当然是李白韩信和赵云。”
“咳咳!”周瑜明显被口水呛了。
扁鹊则是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“不然小乔怎么可能每次看公关部舞蹈视频都会一脸红晕?!”蔡文姬一语道出真相,周瑜醍醐灌顶。
“你们……”周瑜看向花木兰和露娜。
花木兰和露娜秒懂:“现在公关部已经有人在了吧,我现在带你们去看看好了,韩信不在,只有李白和赵云了。”语气中却没有一丝可惜,因为人不全只会更容易有有趣的事发生。

下午没课,李白就先一步来到社团活动地点。看见就雅典娜,和日本留学生那可露露,橘右京在。李白闲的无聊就坐在休息长椅上玩王者荣耀。今天韩信基本满课,不能陪着打排位,就决定玩玩匹配。

一看对面阵容,有狐狸和白龙吟,李白已经看到了蓝buff不保的结局。打蓝buff打到一半,白龙吟果然来了。中路的炮火千金支援迟了一步,惩戒又用早了,蓝buff顺利被抢。李白无奈叹了一口气,立刻去挽救红buff。原本打算打野发育,但从小地图上看见白龙吟正好在下路抓人,残血在塔下猥琐。李白直奔过去,直接一技能跳进去放个二技能,收了白龙吟一血,心里嘀咕道:让你抢蓝,总要你还回来的。
可惜这一局队友们不给力,李白只能四处支援。局面稳定下来后,准备打个蓝buff。跑过去就看到对面狐狸在草丛里打自家蓝,李白忍不住吐槽:中路的炮火千金你都不看的吗?!
最后战局30:20惨败,李白13.3.3已然是尽力了。李白难得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手机,千年老司机翻车了,队友真心绝。

正想再玩一局虐回来,就听到社长雅典娜叫自己集合。李白抬头一看,人基本来全了,赵云,兰陵王,宫本武藏,夏侯惇等等,就连平时一直逃社团练习的孙猴子也来了。
李白收起手机,走到赵云那边,对静静看手机的赵云说:“虽说这次是要拍舞蹈视频录着玩,但怎么来这么多人?要录什么舞?”
赵云收起手机,回答说:“我听雅典娜偶然提起过一次,据说这次是要录好几个,会把我们分成几组,一组录一个。”
“那那几个女孩子呢?她们不在,谁来录女生舞蹈部分?”除了雅典娜和那可露露,李白就没见到其他女生。
“荆轲不在,花木兰和露娜被拉去当交换生的导游,所以这次女生就不录了。”
“哦哦,这样啊…”
李白赵云又聊到韩信现在的惨状,不厚道地笑了起来。雅典娜看见他们聊的很开心,坏心思一起,偷笑一声。走过去揽上两人的肩,眼神略有深意地看了赵云李白一眼:“女生不录,但是没说女生舞蹈视频不录啊~”
果然,李白赵云脸上笑容瞬间失色,两人心中警铃大作。雅典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,拍拍两人的肩后,离开去给骨干社员们分组录视频。

录制开始,先是总体的《ELECT》,而后赵云李白和庄周小组录制《YOUNG》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花木兰和露娜带着三位交换生来看热闹了。沉迷于男色中无法自拔的蔡文姬小萝莉,双眼看的都值了,还色迷迷地舔了下自己的唇。
看见来人的雅典娜走过来打招呼:“小文姬,好久不见啦,今天我特地给你准备了福利呦~”意有所指地看向赵云李白。
“好的,本美少女就不客气地收下啦~”
两首歌录完,赵云李白都有些累,李白直接躺在地上喘息,赵云则是靠墙坐着,看着都分外性感。庄周被老夫子拉去做新课题研究,先一步离开了。
雅典娜来到两人休息的地方,赵云和李白都有点警惕的看着她,雅典娜噗的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们安啦,刚刚说录女生舞蹈是开玩笑的啦,不过视频数没满,可能还要辛苦你们一下……”
两人一听不用跳女团舞松了口气,李白就说:“说吧,还要跳什么舞?”
“我们社团一周年,给个福利,你们跳一首《虎视眈眈》呗,”看到两人有点拒绝的神色,雅典娜又给了个选项,“不然就《威风堂堂》~”
两人一愣,瞬间回答:“就《虎视眈眈》!”
如果是《威风堂堂》,以雅典娜的尿性,一定会放娇喘版的!
两人身材完美,动作行云流水,兼又配合默契,看的周瑜扁鹊两个男生也是入了迷。花木兰挑挑眉:“知道为什么称他们为舞姬了吧~这可是褒义词~”
跳完后两人都感到了羞耻,纷纷找借口遁了。

雅典娜看着两人快速离开的背影,对蔡文姬说:“怎么样?可以吧?”
“确实不错呢,要不是这里离家远,我就来这个学校了~”蔡文姬感叹道。
露娜轻轻拂了拂蔡文姬的脑袋,说:“好啦,现在时间也到晚饭饭点了,先去吃晚饭吧,我争取这两天把视频剪辑好。”
“嗯嗯,辛苦露娜姐姐啦~”
花木兰也开口说:“有需要叫我~”
随后收拾完东西,几人一起前往学校餐厅。

李白随意解决晚饭,就回宿舍洗澡休整。几个舞还真有点累,特别是开始时的《ELECT》,一起跳的人多,而且雅典娜在出视频方面还是完美主义者,出一点错就得重来,跳了好几边才过。
一静下来,又忍不住玩王者荣耀,依旧单人匹配。
不幸的是又遇到白龙吟了。又是开局抢蓝,被抢后有点担心红,就赶去下野,不出所料,白龙吟在偷红了。李白一技能上去干扰,这时对面的地狱火过来支援白龙吟。李白就站在两人后方,静静看着他们打,队友们来支援,但因为才开局,没什么发育,留不住两个窜的贼快的刺客,也就算了。
李白全程没脾气,只不过对面被李白往死里削。
李白利用野怪在中路消耗,对方后排一直不保。白龙吟和地狱火因为李白的强势,也无法切李白方后排,就去切李白。
千年之狐 击杀 白龙吟
千年之狐 双杀 地狱火
之后白龙吟看怼不过李白,就选择偷塔。李白赶去拦截,将人一套技能带走。
看对面死了两三个,也不去消耗了,直接拿大龙。基本胜局已定,李白才在世界上说话。
(己方)千年之狐:开局抢野抢得爽吗?
(敌方)白龙吟:爽
李白看到后轻笑一声,也不说话了。
后来,在白龙吟说让队友撑住他偷塔的时候,对面四人被团灭,只剩白龙吟一人了。
李白推掉中路高阶塔后,也不进攻,发了一句 偷啊 ,对面水晶就被队友们推了。
这局12.1.7的战绩终于让李白出了今天被抢一天野的气。

韩信结束了一天的课程,与李白qq通话,李白把今天游戏里的事都告诉了韩信。
韩信无奈地说:“看吧,我一不在你身边,你就被欺负,以后还是和我双排吧,一起欺负别人。”
李白也无语了:“你们白龙也太喜欢抢野了吧!”
韩信不置可否,说:“那没办法,这个英雄设定就是这样,不抢野没意思啊~”
李白撇了撇嘴:“我都被抢的没脾气了,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打……”
韩信忍不住哈哈笑起来:“那我教你怎么欺负白龙吟吧。”
聊了一会儿游戏,李白又和韩信说了舞蹈社团的事。
“和赵云一起跳《虎视眈眈》?你们开始时谁摸谁了?”
即使在手机另一头,李白也能感受到韩信危险的语气,吱唔道:“没有……”
韩信眯了眯眼:“我虽然没跳过,但这个舞还是看过的,听你反应,他摸你了?”
李白解释说:“动作需要啊,而且也没真摸,隔着距离的!”
“那就好…”韩信深吸一口气,“白白……我现在就想拥你入怀,亲你吻你,然后把你压在身下,狠狠欺负你…”
韩信说完,两边都安静了下来。韩信等着李白的回答,就听李白静默了一会儿,然后吐出一个干脆的字后迅速挂断了通话。
“滚!”

挂断通话后的李白,脸上不自觉布上红晕,不住地发烫,急忙跑进洗手间洗脸。
韩信看着手机哈哈笑起来,但随即脸色有点不好看了,心里尴尬地想:md本来只想逗逗他的,现在却真想干他了!

想做,人又不在身边,怎么办!在线等!急!
还能怎么办,自慰加冷水澡呗!

前言:图片来自水印

今天看信白,满嘴玻璃渣,打算喂自己一点糖

继续学院风

因为 文中 游戏人物形象是皮肤,所以如果是学院人物的话会在皮肤名字后面备注是谁,没备注,就是路人甲乙丙丁


【李·抱枕·白 不在身边 第二天】

不同色系的校服在荣耀学院中分外明显,韩信走在去教室的路上,频频受到同学们的侧目。
“韩信哥哥意外受欢迎呢~”偶然遇到小乔和安琪拉,对韩信打过招呼后一起同行。
出于礼貌,韩信回答说:“还好吧,主要是他们好奇吧。你们学校女生居多?”
“bingo!所以难得来了个大帅哥,妹子们都浮躁了~”安琪拉双眼中透出一丝坏笑。
“嗯哼,是吗?”韩信不在意地笑笑,甩了甩自己的红色马尾。
小乔收起手中的扇子,蹦蹦跳跳地跟在韩信身边:“韩信哥哥今天心情很不错呢~有什么好事吗?”
“好事?如果自习课多也算的话,那就是有好事了。”
安琪拉嫌弃地摇摇头:“自习课?很无聊的好吧,不能讲话,大家就只安静的看看书,写写作业,玩玩手机,一点活力都没有~”
韩信也不反驳他的话,径直走进了班级最后排:“但对我来说刚刚好~”

韩信坐到座位上,拿出习题装装样子,随后就开始和李白qq通话了。

手机另一边传来李白轻轻地说话声:“这节课是老夫子的政治课,我已经困了……”
韩信好笑地摇摇头,打字说:我记得谁在补考时说做好思想觉悟了,这学期要好好学习?
李白咳了咳:“那啥,思想觉悟时效过了……再说了,我记性好,偏理论的都不是问题,别说这种纯背诵的了……”

这倒是说的没错,只要是偏理论类的,李白成绩基本第一,至于实践类的,也还过的去。
至于那次挂科,还是因为老夫子说在六套题库中抽三套,没想到给了九套。李白不听其他同学的猜题,剑走偏逢,成功避开了正确题库,光荣地成为了唯三挂科者中的一个。那次韩信是正好60分及格,李白现在还耿耿于怀。

韩信:我记得今天就老夫子一节课,其他是自习吧

李白轻轻嗯了一声,说:“所以等会就可以回去了,我听扁鹊说,王者学院的自习得在班级里上,还要保持安静,不能早走?”

韩信:没错,今天一天的自习……

李白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:“幸好不是我去,不然我得疯~另外两个人怎么样?”

韩信:项羽荆轲?天天在前排秀恩爱,辣眼睛……

李白笑声不断:“心疼你,md,声音有点大,我也打字吧。”

韩信:你悠着点,老夫子说了,你再不安分,就扣你平时分

其实韩信很喜欢李白轻声说话的声音,就像在自己心上挠痒痒似的,让他忍不住想抱他。

安琪拉无意间往后排看,就看到韩信双眸中藏不住的笑意和宠溺,嘴角也扬起了好看的幅度,和这两日里的高冷完全不一样。这让她很好奇。荆轲看到安琪拉的小表情,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,就看见了韩信的表情和眼神,瞬间皱眉扶额,一脸嫌弃。
安琪拉轻声问:“怎么了你这幅表情?”
荆轲啧了一声,轻声道:“韩信那幅表情一看就知道是在和李白聊天,果然是情侣狗中的战斗机,战斗力不能小觑,我甘拜下风!”
安琪拉在吐槽中抓住了重点,眼神一亮:“李白?”
荆轲:“嗯哼,韩信男票,一只骚浪的不行的狐狸,如果在王者荣耀里你看见一只名叫 千年之狐 的狐狸,那就是他了。”
安琪拉想起了什么:“千年之狐?昨天我好像和他玩过一局,韩信是白龙咯?”
荆轲挑挑眉:“嗯哼,果然是腐道中人,看得透,点个赞!”
安琪拉嘿嘿一笑:“昨天在敌对方,看的不是很清楚,今天开黑的话,拉我,我围观围观。”
荆轲比了个Ok的手势,应了下来。

李白不知道自己被腐妹子盯上了,一直在和韩信聊天,告诉韩信自己学校这边有什么好玩的事。一节课开小差开的不亦乐乎。

李白:啊哈~下课了,看你一天自习坐的辛苦,我陪你玩游戏

韩信腹诽道 明明是我陪你
韩信:好啊,陪我玩一天好了
李白:一天?!你不嫌累啊?
韩信:怎么?不陪?
李白:……陪

之后韩信李白游戏上线时受荆轲邀请开五黑,荆轲给李白介绍了安琪拉。所以游戏中就是信白,荆高夹了个单身狗。
但安琪拉一点都不在意,全程划水围观信白的奸情。抽空之余还各种在游戏公屏表白,一局狐狸哥哥我喜欢你,一局白龙哥哥我心悦你,轮着来。韩信和李白倒也随意,没事还回复一两句。

有一局,对面也有一只狐狸。开局配合队友反了李白的蓝还拿了一血。
李白也不怎么在意,被反野很正常,继续在自家野区发育。慢慢玩下来,韩信发现,对面狐狸从开局就一直针对自家李白,这让他今天一天的好心情都受到了干扰。
在李白第三次被单抓,死在对面狐狸的手上时,韩信已经有点忍不住了。
而这时,对面狐狸还在公屏上发了句话
(敌方)千年之狐:这只狐狸是个废啊,开局看亲密,白龙和这只废狐是恋人吧,我也是狐狸,不如白龙跟我

自家队友都忍不住了,纷纷骂了过去,
(己方)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:五打一还真好意思说话
(己方)性感猫娘(荆轲):我提醒你,你完了
(己方)鬼泣(高渐离):话多的人死得快

韩信正要去收拾对面,就看到李白在自家聊天界面发话
千年之狐(李白):我自己来
白龙吟(韩信):……好

后来游戏画风整个变了,李白依旧被单抓,安琪拉从中路赶去上路帮忙。
千年之狐 击杀 千年之狐
千年之狐 二杀 精灵王
千年之狐 三杀 时尚教父
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 击杀 黄金武士[助攻千年之狐]
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 双杀 苍穹之光[助攻 千年之狐]

安琪拉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,在公屏发消息
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:不好意思,抢你人头了……
千年之狐(李白):没事
性感猫娘(荆轲):你就放心吧,狐狸吸血刀出了,他已经无敌了
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:那我继续划水了,狐狸哥哥你加油
千年之狐(李白):哈哈,好

之后就一直是
己方 千年之狐 大杀特杀 千年之狐
己方 千年之狐 无人能挡 千年之狐
己方 千年之狐 天下无双 千年之狐

单方面屠杀之后,李白才又在公屏说话

(己方)千年之狐(李白):不是所有狐狸都敢取名叫千年之狐的,你们单抓,我无所谓,游戏而已,但抢我男人我就不能忍了。杀你杀的有点累,我去缓缓

而之前一直没声音的韩信,目前还是一直没声音,但系统替他发声了。
己方 白龙吟 击杀 千年之狐
己方 白龙吟 击杀 千年之狐
己方 白龙吟 大杀特杀 千年之狐
己方 白龙吟 无人能挡 千年之狐
己方 白龙吟 天下无双 千年之狐

每次对面狐狸复活不过五秒,就被韩信杀回泉水,对面前两次还救的,但救不了,韩信打得太凶,后来也就放弃了。

对面狐狸终于说话了
(敌方)千年之狐:卧槽,白龙你够了没!
(己方)白龙吟(韩信):没够啊,你出来一次杀一次。我家狐狸累了我还没累,之前我一个人都没去抓,我现在也不去,就单抓你。虽然他说他自己来,但我真的没什么好脾气,忍不了
(己方)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:md白龙哥哥帅惨了!!!md怎么办!!!
(己方)性感猫娘(荆轲):鬼泣!你看看人家白龙!再看看你!
(己方)鬼泣(高渐离):卧槽!我是法师,不是刺客啊喂!你要我开团吗?那我还怎么出来?
(己方)性感猫娘(荆轲):我不管!我不管!
(己方)玩偶对对碰(安琪拉):卧槽!秀恩爱,死得快!
(己方)千年之狐(李白):(´・ω・`)
(己方)白龙吟(韩信):乖^_^

己方遭到暴击,敌方选择投降

游戏结束,下课铃声也同时响起。
韩信忍了一天,终于可以和李白打电话了。一边迫不及待打给李白,一边快速起身出教室。两三秒后,电话接通,不等李白出声,韩信就叫道:“白白~”

这一叫唤,打破了班级里所有学生对韩信高冷的印象,而韩信只留下了潇洒离去的背影。

前言:前几天因为一些原因,一直没写,抱歉了
这是三段里最后一段
这里 设定 蹲草丛队友也是看不到的
可能内容和标题脱轨了,不要在意,随意看看就好

【信白】

野区需要净化•下

刘备邀请韩信,李白进入打野讨论组
刘备:两位正主来了,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近期的野区问题
李白:什么问题?被我们欺负得狠了,所以打算“惩治”一下,结果失败了?
花木兰:你们知道了?
韩信:如果这一局打到最后还没发现,我们就是真的傻了
露娜:你们秀恩爱没事啦,但你们不能太过分啊
李白:比如?
露娜:我拿不到蓝
赵云:我叠不出肉斧
刘备:我发育不起来
兰陵王:说真的,你们让对面刺客活不下去就可以了,何必为难自家打野英雄?

想想也是,一队里有3,4个刺客也不是不可能。

李白:好的,我知道了
韩信:好的,我知道了

李白,韩信退出讨论组

孙悟空:……他们知道什么了?俺怎么什么也看不懂?
花木兰:……我也没看懂
留下讨论组的人一脸懵逼……

不过在之后的对局中,凡是和信白一组的,都想大喊一声: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好不习惯呢(*¯︶¯*)

信白以浪得一逼心态和骚得一逼的操作,抢走对面双buff,然后帮家里法师打蓝,射手打红,各种给队友送经济。特别是家里有辅助的,比如孙膑和蔡文姬,变着法的送五杀。
整的迷妹们天天开局就表白,两人不在一局还好,在一局里就是两个大号的字:尴尬。
就说最近一局,蔡文姬一看队里有李白,进了战局,就在世界喊:日常表白李白哥哥,李白哥哥,我喜欢你!
在帮貂蝉打蓝的李白身体一震,差点失手把蓝buff打死。
随后去上路帮夏侯惇抓人,路过草丛时,看到蹲在草丛里的韩信。韩信不管被马可波罗和亚瑟怼成半血的夏侯,直接搂过李白,将他抵在石墙上,双唇暧昧地触碰着李白的,声音低沉道:“日常表白李白哥哥,李白哥哥,我喜欢你~”
李白禁不住这样的暧昧,呼吸一促,将头微微移开。韩信危险地眯了眯眼,猛地吻上李白的双唇,左手稳稳扶住他的脑袋,不让他逃。李白渐渐沉迷,回应着这个吻。韩信感受着主动的李白,一把将他的腰带拉开。李白感到腰间一松,才意识到不对,双手轻抵在韩信胸前,阻止道:“不行,还在战场,不可以……”
韩信从散开的衣间探入,右手握住李白精瘦的腰身,并暧昧地抚摸着,凑到李白耳边说:“这里不可以,那回家就可以,嗯?”
听着这话,还要忍受韩信的撩拨,李白裸露的肌肤渐渐染上粉色,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“好,”说罢,韩信帮李白重新系好腰带,又在李白唇上印下一吻,“你放心,这一局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韩信二技能移出草丛,在夏侯配合下,拿下双杀。和信白一队的队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这一局,韩信的节奏带得异常得快,出手也特别狠。才八九分钟,对面就放弃投降了。
残血的李白回到泉水治疗,听到对方投降的消息,生出了逃跑的念头,没等打扫完战场就想离开,却被一只手拉了回去,直接撞进韩信怀里。韩信紧紧搂住李白的腰说:“你今天是逃不掉的。”
赶回自家泉水查看战场数据的队员们,就只看到韩信紧紧抱着李白,不知说了什么让李白面红耳赤地低垂着头。不过一刹那,两人退出了战场,不知去向。
想起开局蔡文姬的告白,夏侯和貂蝉似乎都明白了什么,默默地看向坐在胡笳琴上跳舞的蔡文姬。
蔡文姬欢快地说:“不要欺负我,我会把你弄哭的哟~”
“李白他做什么惹你生气了?”貂蝉想着李白最近不像以前那样抢蓝,还一直帮自己打,比以前好太多了。
“上一局他带我和孙膑,他送了孙膑五杀,没送我,明明除了韩信,我和他双排次数最多了,我还一直给他加血呢!”
貂蝉和夏侯倒吸一口凉气,绝了,下次和这个心机小萝莉在一队要当心了!李白,这次真的谢谢,辛苦你了!

前言:这是第二段,对战的画面不能考究,看看就好

【信白】

野区需要净化•中

在刘备,达摩分别对两边人描述了这个活动后,双方出战阵容很快就排出来了。

汉初组是项羽刘邦虞姬张良韩信

大唐组是钟馗狄仁杰李元芳武则
天李白
孙尚香和花木兰私底下找到了除韩信李白的8个人,说明了这个活动背后的真正目的。8个人表示喜闻乐见。看来在对战的时候也没少被那两崽子欺负。

对战正式开始。李白和大唐组开黑次数不多,就没组织去反野,乖乖打着自家蓝buff。
以韩信对李白的熟知程度,自然毫不犹豫地去反蓝。刘邦和张良察觉后,在中路干扰武则天和钟馗。

韩信 第一滴血 李白

韩信挑挑眉,理所当然地说:“白白的一血我的,嘿~”
李白同样挑挑眉:“行,你的。”接着,对汉初组的其余人说:“你们等会儿不要随意进野区,免得我滥杀无辜。”
别说汉初组,就连大唐组都感觉到了一股冷意,纷纷打消了打野发育的念头。
等李白四级后,就正大光明地在对面野区浪了。

李白 击杀 韩信
李白 双杀 项羽

虞姬看到显示后,对项羽喊道:“你守好上路就行了,没事进野区干嘛?”
“卧槽,我只是路过!我看狄仁杰和李元芳都到你那去了,我想快点赶过去帮你的!”项羽无语道。
虞姬:“……”
狄仁杰,李元芳听到后,动作一顿,猝不及防被喂了口狗粮,虞姬成功拿下双杀……
“我已经提醒过了,不要随意进野区。”李白边说,边赶到虞姬那里帮忙自家守了会儿兵线。
等李元芳复活赶过来后,李白就去反韩信小龙了。


之后双方团了两次,但都没有看见韩信和李白的身影。

李白 击杀 主宰
韩信 击杀 李白[助攻 主宰]

武则天生气地喊道:“李白!都团了,你还在野区浪什么,刚刚你来个大,对面能团灭,现在一个没死!”
刘邦也很生气:“韩信,你在野区干嘛,对面三个后排,你不切,我和项羽怎么扛!”
韩信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呵,刚刚要不是我拖住李白刷大,以他现在的经济,你们真的要被四杀,现在都没死吧,还怨我?”
李白冷笑一声:“韩信拿了多少龙了?你们完全被经济碾压了好嘛,如果我不蹲他龙,他拿了再参团,你们后排是要直接送啊?”
双方看着经济排行,都说不出反对的话来。在众人沉默的时候,想起了系统的声音。

野怪 击杀 韩信

李白忍不住大笑: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剩血皮还要打野,你这是真上天啊~”
韩信:“我本来想打个野回点血的,忘记了先出的无尽,吸血刀还没出……”
汉初组:……mdzz

被队友说过后,两人也正经参团了。韩信切后排切的很开心的时候,李白总是及时跳出来放个二技能救走后排。轮到李白要切后排的时候,韩信就用一技能打断李白刷大的节奏。
因为两人都是打一套技能就走的类型,所以就看到两人满血进场,又残血退出,来来回回好几次。
虞姬:“我为什么觉得眼睛有点疼?”
狄仁杰:“他们开黑太多次,对彼此太了解了,所以每次参团节奏都差不多。”
张良:“我看着都感觉我们开的不是一个团……”

韩信 击杀 李白[助攻 刘邦 项羽 虞姬 张良]
李白 击杀 韩信[助攻 钟馗 狄仁杰 李元芳 武则天]

…………
武则天无语地问:“你们是怎么做到后排没切死,自己个高机动性的刺客先死了?”
李白微微一笑:“虞姬开二技能,免伤,我又不想白刷大,就往人多的地方放,谁晓得韩信怎么跳到我大招里来的?”
韩信:“我蹲草丛准备切后排呢,李元芳二技能正好滑到我面前,当然直接开大啊,谁知道李白被控住,直接撞我大上?”
虞姬,李元芳嘴角一抽:“呵呵,怪我咯?”
韩信李白看这样参团没意思,就又进野区浪了。

后来再次团战的时候,韩信李白没有出现,而刘邦顶了武则天的大招,就剩血皮了,就大招传到韩信身边,谁知刚传送完,被大龙一个火球收了…人头自然算在打龙的李白头上。
李白忍不住笑了:“刘邦?来送人头的?有意思~”
刘邦震惊了:“我们在团,你们两个居然在一起打龙?!”
韩信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:“我们约好了,只用普通攻击,龙死归哪队就哪队,你过来到是替我们挨了一下揍,谢谢啊~”
没怎么参与聊天的钟馗说话了:“刚刚看小地图,你们两个一直在一起打野?”
韩信点点头回答:“没错,就是以这种方式打野,谁拿到野,归谁。”
张良无力的说:“你们……兴致真好……”
项羽握紧手中的大刀,表情严肃地道:“我忍不住了,8v2怎么样,我们团李白,你们抓韩信?”
武则天微微一笑:“合朕心意,小的们,一起上!”
刘邦拦道:“等一下,等我复活,一起!”

李白 击杀 张良[助攻 钟馗 狄仁杰 李元芳 武则天]
李白 二杀 项羽[助攻 钟馗 狄仁杰 李元芳 武则天]
李白 三杀 虞姬[助攻 钟馗 狄仁杰 李元芳 武则天]
李白 四杀 刘邦[助攻 钟馗 狄仁杰 李元芳 武则天]

韩信 击杀 武则天[助攻 刘邦 项羽 虞姬 张良]
韩信 二杀 李元芳[助攻 刘邦 项羽 虞姬 张良]
韩信 三杀 钟馗[助攻 刘邦 项羽 虞姬 张良]
韩信 四杀 狄仁杰[助攻 刘邦 项羽 虞姬 张良]

所有人都愣了……
韩信怔怔地开口:“白白机会难得,凑个五杀吧!你血少,你先手!”
李白啧了一声:“行,你记得自己掐好时间。”

之后就是在一堆尸体中间,韩信李白技能乱飞。

李白 五杀 韩信
韩信 五杀 李白

躺在地上的众人:卧槽,后悔答应参加这个计划了行不行?没人告诉我们他们不在一个队是这样的?凭什么要我们辣眼睛,还要受到身心摧残?他们野区的事,关我们屁事啊?

最后比赛结果嘛,双方同时投降,算平局。
李白看了眼结果,挥了挥手中的剑说:“没意思,弄了半天平局……”
韩信笑了笑:“那下次我们再来一次分出个胜负?”
无论是在战场的八个人还是在观战的人,都倒吸一口凉气:两位!求放过!
还好,李白拒绝了:“算了吧,没你陪着反野,有点拖节奏,这局打了要17,18分钟,太累……”
韩信嘿嘿一笑:“好啊,我陪你在野区浪,今天累了,就回去休息吧。”说罢,拉着李白的手一起离开了王者峡谷。

没想到到最后居然还被喂了一大口狗粮,刘备愣怔的坐倒在地上,用虚弱的语气,说出所有打野英雄的心声:“我们的野区看来是没救了……”

前言:这篇有三个片段,所以分三次发。
有写聊天的部分,文笔生硬,随意看看吧

【信白】

野区需要净化•上


刘备邀请孙尚香,孙悟空,赵云,宫本,花木兰,露娜,娜可露露,典韦,兰陵王,老夫子,达摩,橘右京进入讨论组

刘备:老婆~和各位大兄弟们,这是我新建立的打野组讨论组
孙尚香:打野?那有我什么事?
花木兰:打野组?人还不全吧?
赵云:还有韩信和李白
刘备:我就是要和大家说关于他们两个的事,怎么能把他们请进来…老婆你就当来看热闹好了
露娜:那两崽子除了秀恩爱能有什么事?
刘备:就是秀恩爱这事!想我堂堂压制全野区的刘三炮,现在看见野区就觉得心烦,md那两崽子太辣眼睛了!像我这种夫妻党还没秀呢,那两个简直&%¥•@#$%..
达摩:说到这个,我才是忍不了的那个吧,想过出家人的感受吗?!
孙悟空:俺猴三棒暴击起来怕过谁!你们知道那种把其中一个敲成丝血了,不知道哪边冒出来另一个把俺控一下,救走人的感受吗?!
露娜:呵呵,和那两崽子一组,我就没怎么拿到过蓝,知道我想浪不能浪的感受吗?!
花木兰:说到这个就来气,从我出道以来,刺客大姐大的位置没变过,李白那崽子我半套就能带走,我去,之后韩信开狂暴是要怎样啊?!
赵云:帮李白报仇呗。李白抢野手法娴熟的完全不下于韩信好吗!李白抢完韩信抢,我有一局出肉打野刀,没打到一个野!饶是我脾气好,我也忍不了!
老夫子:那两个崽子是该治治了,每次都欺负我个老年人
孙尚香:2333简直控诉大会,那你们打算怎么办?他们两个一般人治不了[表情:坏笑]
宫本:没错,野区压制貌似办不到[表情:无奈]
娜可露露:上次我们霓虹组开黑,遇到他们硬是被四杀……
典韦:我去!这么不给力?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?
橘右京:一个引,一个埋伏,默契度太高,措手不及……
兰陵王:所以要治他们,不,净化我们的野区,就不能让他们一个组
花木兰:兰兰说到重点了!关键是以他们如漆似胶的程度,怎么分在对立组?
刘备:……这就是我拉你们讨论的原因
孙尚香:对立组……你们还记得我们之前的一局吗?关羽拿赤兔马出场的时候,吕布气不过,对关羽下了战书,然后我们三国的,就分了阵营对打了一局,我还记得刘备你和赵云也参加了呢
刘备:当然记得…子龙哥哥被貂蝉妹妹拉走了呢^_^
赵云:(^_^;)重点不是分阵营吗?
孙悟空:你们的事到时候自己解决,现在先解决那两崽子
花木兰:我记得没错,韩信是汉初的,李白是大唐的
孙尚香:那就来一场王朝大对决,两边都满五人呢,就说是官方活动咋样?
刘备:老婆果然聪明,我可以去和我祖上(刘邦)说说,大唐那边怎么办?
达摩:就让贫僧去吧,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,要去往西方取经之地……
刘备:那么就这么说定了,各位加油,记得到时候观战看热闹啊,老婆,咱们回家吧~
孙尚香:嗯哼~走!

刘备,孙尚香退出讨论组

露娜:真的火气被勾起来了,猴子,赵云我们开黑泄愤吧!
孙悟空:嘿,俺老孙来也~
赵云:最好对面没韩信和李白,不然大招伺候

露娜,孙悟空,赵云退出讨论组

花木兰:兰陵王,还有霓虹组,纯打野组来不来,自从那两崽子一直在野区浪,姐姐我都没怎么好好打野了
兰陵王:我可以,宫本你们呢?
宫本:当然,霓虹组走起!

花木兰,兰陵王,宫本,娜可露露,橘右京退出讨论组

典韦:那这个讨论组可以退了吧,我也走了
老夫子:现在的小年轻啊,一个个就知道拿野泄愤,哎,不说了,老夫也去了
达摩:看来,还是得贫僧我结尾啊

典韦退出讨论组
老夫子退出讨论组
达摩退出讨论组

前言:随意看看就好

信白

mdzz,明明是秀恩爱

自从信白在一起后,韩信就没在自家野区打过野。每次开局就跑到对面野区浪,还能时不时拿到一血啊双杀啊什么的,简直骚的一逼。
但是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韩信也攒齐了各种死法。偷野不成,反送一血;要么拿了一血,被对面另外几个抓了;要么好不容易丝血逃离了对面的魔爪,被野击击杀;要么就是炮兵的强势补刀……
队友们都不忍直视,让他别浪,回自家野区发育。
韩信站在泉水里,挑挑眉说:“自家野区李白的,不打。”说罢,又一头钻进了对面野区。
队友纷纷对李白抱怨,你管管他,都死5次了,光人头都可以把人家喂饱了。
李白收了蓝buff后,看了眼在对面野区浪的韩信,转头对队友说:“没事,让他浪。”也不等队友阻止,继续跑去收小龙。
不出所料,对面看准韩信一个人,就全去抓他,韩信成功再次被集火,在对面野区上演《奔跑吧王者》年度大戏。
李白看了看小龙所剩的血,再看了看韩信离自己的距离,停下了打龙的动作,对韩信说:“过来收龙。”
“欸?你不是在打吗?我被追着呢,他们会抢龙,你继续打不用管我。”
“让你过来就过来。我残血,快被龙打死了,一个人收不掉。”
一听李白残血,韩信也不看小地图李白打龙情况,就往李白那跑。李白看韩信过来了,就a小龙四下,当韩信穿过中路的时候,李白用一技能跳到中路,隔在韩信和对面五人中间,放二技能减防减速,再一个大招糊对面一脸,完成五杀。再一技能跳回去的时候,小龙已经被韩信收了。
韩信笑看着李白,然后搂过他的腰,凑到他耳边轻声说:“你不是收不了龙,而是为了救我吧~”
李白轻笑一声,侧过头在韩信耳边回道:“不要拉倒。”轻推一下韩信,离开他的怀里,去收兵线。
“欸,别呀,谁说我不要!”韩信急忙追上李白。
李白看了眼韩信的血条,说:“没血就回泉水吧。”
“没事,我刚刚出了吸血刀。”韩信在回满血前一直跟在李白身边。
队友看了,不动声色悄悄远离,这对打野的太辣眼睛了,忍不了。
总之韩信浪到残血就跑到李白身边,李白一套技能过去收人头,没收掉的,韩信就二技能切回去收掉。
几次下来,对面忍不住直接在世界上骂起来,敌方A说,靠,韩信,你开局就是故意的吧,送五个人头,就是为了引我们去抓你,md全是套路。敌方B说,sb啊,你们抓什么韩信,又被团灭,现在塔还没了两个!
韩信忍不住回:“我去,明明是秀恩爱,套路个鬼啊!”
李白也回了一句:“一看就是群单身狗。”
自家队友笑了,你们两个!给我们适可而止,真的很辣眼睛!

前言:文笔不行,随意看看就好

抢野不如抢你

自从韩信穿了白龙吟,就特别喜欢在己方队伍里遇到狐白。尤其是抢完野后的那一句“我的就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,记住了,狐狸。”
最初狐白很反感龙信抢野还外带挑衅,没野不仅叠不了攻速,还不能打出被动放大招,一局下来根本打不出什么输出。有时候真的恨不得能a队友(龙信)四下放大招。但被抢野次数多到要麻木之后,狐白放弃了。
今天也是很碰巧的信白分到一组。进入战场后狐白就放弃野区,去带兵线,偶尔打一下边角的野。但这样发育太慢,容易被单抓,这不对面后羿和孙膑联手收了李白一血。
狐白无可奈何,想去野区找机会发育一下,谁知龙信又跳出来用惩戒抢掉了丝血的野。狐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不看龙信的挑衅眼神,直接一技能离开了。
当李白第四次被单抓时,龙信感觉到了不对劲。敌方也在抢狐白的野,顺带抓狐白。龙信很生气,狐白只能自己欺负好么!对面刚击杀狐白的刘备就被韩信击杀了。
等狐白复活后,龙信来到他身边,说道:“你打野,我帮你守着,不用担心有人来抢。”
狐白挑了挑眉:“抢我野,你不是抢的最欢的?”
“你的野,只能我抢。”龙信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。
狐白也没当回事,就当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后来果然是狐白打野,龙信在一边守着,敌方来抓狐白的,龙信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就杀一双。狐白慢慢发育的好了,就让韩信去偷龙,自己再去带波兵线。韩信不乐意,但对面死了三个人,确实是偷龙好时机,而且狐白见他不去也不走,没法子就去了。
也许是狐白得了诱敌体质,对面三人复活后,五个人都来抓他。狐白靠走位勉强收了两个后排,但有孙膑大招干扰,二技能没用出来,躲不了亚瑟的大招,已然残血。正当狐白准备第五次回泉水复活时,龙信二技能切进来,一技能挑飞,再放个大招,强势收掉三个人头。
看着狐白安全回泉水回血后,龙信忍不住发了句话:“欺负狐狸你们很有成就感嘛,我们队的,不急推高阶防御塔,我要把他们杀到连水晶也不敢出!”
接着韩信又对狐白说:“等会过来拿五杀。”
狐白无语地回到:“其实不用了吧,推水晶速战速决。”
“那怎么行!抢你野的都不能那么轻易放过!”
听到这句,狐白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那你呢,你抢了我这么久的野,准备怎么办?”
李白 击杀 后羿 [助攻 韩信]
李白 二杀 妲己 [助攻 韩信]
李白 三杀 刘备 [助攻 韩信]
李白 四杀 孙膑 [助攻 韩信]
李白 五杀 亚瑟 [助攻 韩信]
龙信挑挑眉说:“五杀加龙信,够不够?”
狐白轻笑一声:“突然发现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,嗯?”
“那是,毕竟抢野不如抢你啊!”

前言:时间地点景物都不要考究,文章需要来的
会有 譬如朝露的歌词
人物属于天美,ooc属于我
感觉是烂尾,强行he


再遇

青丘之民与蛟之民,比邻而居,世代为友。
然而蛟之民追随黄帝,决战叛徒蚩尤于涿鹿。最后结局不过是蚩尤亡,青丘灭。

还未将沧海挹作飞沫
在渊岳倾颓间悄然干涸
此身如朝露托体同山阿
可记得昔日血雨磅礴
竟来不及问一句人生几何
能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
连生死和诀别都一一错过
错过这眼中片刻不舍

韩信至今还记得当年于青丘斩杀蚩尤一战的惨烈。蚩尤身死,作为蚩尤追随者的青丘狐族亦遭受灭顶之灾。蛟族的战戟挥向昔日友族毫不留情,作为先锋将军的韩信却顾不得战局,在业火燎天的青丘寻找那个熟悉却已长久未见的身影。
找到李白的时候,李白只是静静站在青丘神树下,手里紧紧握着元魂珠。
“你来了,是来诛杀青丘九尾狐族后裔的么?你也不用找了,九尾狐族仅剩我一个了…”
“不,我只是来看看你……”
“在战火连天的时候来看我…好兴致,可惜我没时间陪你消遣了…”李白双手结印,施展狐族禁术,以狐鸣为引,引青丘之民的灵魂聚于元魂珠内。施完禁术的李白,脆弱至极,甚至无法站立。
摇摇欲坠之际,韩信快速上前揽住他的腰,扶稳他,轻声说:“我带你离开青丘,去稷下。”说罢也不等李白反应,化为龙身飞向稷下。
将李白交给扁鹊后,韩信又回到青丘,处理完战场,一切结束已是三天之后。
瞒着族人来到稷下,却被告知,李白被他送来不久就离开了,不知去向。
韩信紧握双拳,终是再也忍不住心中郁结,化为白龙,在青丘盘旋,龙啸三天三夜。却终是再寻不到那人了。



还未赠烈酒酩酊斟酌
在故人长离后浇入丘壑
此身如朝露去日苦多
任春秋都穿肠而过
竟来不及问一句人生几何
能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
连生死和诀别都一一错过
错过这眼中片刻不舍

自青丘泯灭已过千年,当年以百年失一尾为代价施展禁术后,现今已是一尾不剩。禁术以火噬心,若不是有千年修为支撑着,李白早也支撑不下去了。
饮着手中酒,回想着千百年来的生活,除了记忆里那一抹银色,其他的都说不出滋味。不由得苦笑一声。
千年里,每日不停歇的寻找让族人灵魂安息的方法。李白清楚得很,屠尽青丘的,不是蛟族的战戟,而是那一场,女魃燃起的,三天三夜不灭的业火。那场业火竟然燃烬了青丘狐族的命魂,无命魂,便无法入轮回,这也让李白耿耿于怀了千年。
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,在昆仑墟的一卷上古遗书中找到了线索,仅仅八个字,却足以让李白喜极而泣了。
身作方舟,魂渡彼岸。
思前想后,还是选择故土青丘作为自己的魂归处。却不想在青丘神树下遇到了那人。
“你回来了。”那人的声音依旧清冽,但其中夹杂着的沧桑感听了让人心头一痛。



这一世光阴吝啬
来世坎坷 能遇你几回合

“你…等了很久…”李白对韩信的等待不知怎么开口……
“我相信,你只要找到解救青丘狐族的方法就一定会回来,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,当年为何突然走了?”
“我怕时间来不及,一百年失一尾,即使是九尾,也只能支撑我九百年。”
韩信听到这话心酸不已,将眼前的人紧紧搂进怀里。李白犹豫了一下,回拥住韩信。
韩信在李白耳边轻轻问:“找到什么方法了?”
李白颤着声音说:“身作方舟,魂渡彼岸。”
韩信震惊地看着李白,眼神变得幽深,再没有丝毫委婉,吻上了李白的唇。
李白想着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,回应着韩信的吻。
一吻结束,李白看着韩信,终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声:“这一世光阴吝啬,不知来世还能不能遇到你…”
“呵,我的就是我的,你的还是我的,记住了,狐狸。我们一定会再遇的,相信我。”

那一天,青丘古国的上空再次响起了龙啸,但又不仅仅于此,龙啸中还有清亮的狐鸣。
而青丘的枯土在青丘泯灭千年之久后,终于开出了一朵蒲公英。
又是百年后,外出游历的韩信在稷下遇到了一只拥有紫色毛发的小狐狸。